首页 > 道德模范 > 正文

郝玉仁:半生戎马保家园
2017-09-18 10:22:18   来源:淮北日报   评论:0 点击:

  他戎马半生,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成都战役和对印反击战等多次战斗,将最好的青春年华留给了部队;他走遍大半个中国,牢记职责为祖国守土护边,在西藏高原一待就是20多年。他就是九旬老兵郝玉仁。

  郝玉仁,祖籍山东单县,1948年8月在豫皖苏军区一分区一团炮兵连入伍,开始了戎马半生的军旅生涯。

  入伍不久,淮海战役爆发,紧接着渡江战役打响。郝玉仁跟着部队从安庆附近渡江。“渡江时,炮弹打在江面上不停爆炸,说话基本靠吼,水花把我们身上的衣服全打湿了。但没有一个人感到害怕,大家都想着赶紧过去消灭敌人。”近日,在相山区西街道安康社区的家中,向记者说起当时的情景,郝玉仁至今记忆犹新。

  渡过长江天险后,郝玉仁所在部队来不及休整,连饭也没吃就乘胜追击。“那时候,国民党的部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而我们的人民解放军是所向披靡,胜仗一个接着一个。”

  就这样,在解放军的滚滚洪流之下,郝玉仁跟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军开始进军大西南。

  金秋十月,本应是行军上路的好时节。但是在进军大西南的道路上,却异常艰难。“湘黔道上山多、林多、雨水多,有时风急雨骤,把我们淋得睁不开眼睛,四肢冰凉,上下牙齿不停地‘打架’,被子和备用衣全是湿的。当时,为了追赶国民党残余部队,我们一走就是一整天,有的战士困得实在不行了,竟边走边打瞌睡。”郝玉仁告诉记者,“虽然当时很艰苦,但大家苦中作乐,有的同志打起了快板,有的唱起了嘹亮的军歌。大家心中只有一个目标,紧追上去,把敌人全部消灭掉。”就这样,郝玉仁所在部队一边与负隅顽抗的敌军进行战斗,一边大踏步追赶残军部队,终于以摧枯拉朽之势解放了大西南。

  从豫皖苏军区打到大西南,参加了渡江战役、湘南战役、成都战役,郝玉仁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可他的脚步并未停歇。

  1950年2月1日,郝玉仁所在的第18军接到了进军西藏的命令。由于西藏和四川地区山川阻隔,路途遥远,自然条件特殊,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物资的运输问题。于是,郝玉仁和战友们立即开赴二郎山,投入到被誉为中国筑路史上工程最艰巨公路之一的川藏公路修建中来。

  通藏路漫漫,岁月不平凡。面对着气候恶劣、空气稀薄、人烟稀少、物资供应困难等不利因素,面对着横亘在沿途的折多山、雀儿山、大马拉山等14座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山,面对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十多条波涛汹涌的大河,包括郝玉仁的数万名人民解放军官兵们,以“叫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的英雄气概同大自然展开激烈的“搏斗”。他们用铁锤、钢钎、铁锹和镐头等原始工具,克服了风雪雨寒、暴雨山洪以及沼泽、泥石流等困难,最终把公路修到了拉萨,创造了世界筑路史上的奇迹,修通了伸向世界屋脊圣殿的雪域之路。

  “在修建川藏公路时,许多身边的战友光荣牺牲,还有很多人积劳成疾,留下了严重的健康隐患。”说起当时修路的点点滴滴,郝玉仁不禁感慨万千。“可以说,这条公路上的每一块石子、每一锹泥土、每一把沙砾,都被广大官兵们的双手敲打过、抚摸过,都凝聚着大家的辛勤汗水和对西藏人民的深厚感情。”

  川藏公路的通车改变了整个西藏贫穷、落后的经济面貌,更是巩固了祖国的西南边防。和平解放西藏后,郝玉仁和战友们先是平息了武装叛乱,后来又投入到对印反击战中,随后在祖国的边陲守土护疆20余载,为祖国奉献出自己最好的青春年华。

  1976年7月郝玉仁转业来到淮北,参与了淮北的建设,见证了淮北的发展。如今,这位戎马半生的老战士依然精神矍铄,并且经常参加社区里的活动,为党员、群众讲述当年战斗的经历,讴歌了在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的美好生活,让大家的心灵受到了净化和洗礼。(记者 詹岩 通讯员 雷戌)

相关热词搜索:家园 郝玉仁

上一篇:李克民:只为城市更美好
下一篇:公共自行车背后的“隐身人”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