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德模范 > 正文

公共自行车背后的“隐身人”
2017-09-20 09:29:14   来源:淮北日报   评论:0 点击:

  随着环保风尚的兴起,自行车再度广受推崇,绿色、低碳、环保的公共自行车迎合了现代人节能减排、绿色出行的理念,一推出就受到人们的青睐。2014 年4 月23 日,我市3000 辆公共自行车正式投入使用,一辆辆绿色的公共自行车立即成为相城街头一道靓丽的风景。

  公共自行车逐步走入了老百姓的生活,也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方式。然而,当你在享受公共自行车带来的便利时,是否想到在你享受骑行乐趣的同时,有一批人在背后默默地付出。9 月18 日,记者来到市公共自行车公司,跟随调试员体验车辆的高度转运过程,并走近维修中心的修车工,看看他们如何为自行车“治病”。

给车子洗洗澡。



两人配合默契转运车辆。



  随车调度员:随时待命保运转

  早上5 点20 分,公共自行车转运车驾驶员杨红婷就准时起床,简单洗漱后,吃了早餐就骑着电瓶车匆匆赶往纺织厂的公共自行车仓库及维修中心。作为公司唯一一名调试转运车女司机,她必须赶在早上6 :30 之前赶到仓库,与她同班的随车调试员肖卫华也赶在6 :30 之前来到了仓库。转运车车厢内,已有上一班的同事装上的23 辆自行车,这也是每辆转运车的最大容量。检查好车辆,两人上车,开始了当天的转运工作。

  我市目前共设有公共自行车站点233 个,投入车辆8530 辆,约有16 万市民办了卡。由于淮北城市的特殊性,老城区较小,且北高南低,主要单位在主城区相对集中等原因,与周边城市相比,我市公共自行车使用率最高,每天使用量达5 万—7 万次。受城市北高南低影响,不少市民从淮海路以上的地方往南均属下坡路,可轻松骑行甚至不用蹬车即可溜到惠黎路。而从惠黎路往上骑行,因是上坡路,十分费力。因此,许多市民每天从南部骑公共自行车到主城区时,往往会把车停放在惠黎路及以南区域,这就造成主城区大部分站点公共自行车十分紧张,而南部区域站点车辆停放太多甚至无法入桩,调试转运就成了杨红婷和同事们每天最忙碌的工作。

  按照调度后台的指挥,杨红婷和肖卫华当天转运的第一个点是淮海路上面的名仕花园站点。由于该站点下面就是市第二实验幼儿园和市第二实验小学,为了防止学校门口堵车,同时方便市民上班骑行,两人必须赶在7 点前到达。好在早晨道路不堵,两人在预定时间赶到,果然,该站点空无一车。打开后车厢,肖卫华熟练地从车厢里抽出一块长木板,杨红婷沿着木板走到车厢里,开始将里面的车辆沿木板往下推,站在车下的肖卫华接下车辆,左右开弓,推着2 辆自行车放入感应桩内。23 辆车,两人就这么一辆辆卸下,一辆辆推入桩中。

  “你们可真是及时雨,我正准备骑车上班去,你们就来了。”一位市民一边刷卡取车一边说。这样的场景,对于调试转运员们来说太平常了。在人民医院站点,曾经出现4 位市民同时持卡刷仅剩下的一辆自行车,最快一次转运的车辆2 分18 秒就被市民推走。

  7 :19 ,转运车辆来到惠黎路市妇女儿童活动中心站点。站点每个桩里都有存车,为方便市民存车,公司巡检人员已临时将几十辆无法入桩的车辆锁在一起。打开锁,两人一个车厢内,一个车厢下,开始将这些无法入桩的车辆一辆辆放入车厢。为防止自行车上感应轴刮伤其他车辆,肖卫华每搬上一辆车,杨红婷就要将一个保护套套在感应轴上,十分仔细。7 :47 ,转运车辆来到东山路科苑小学站点。23 辆自行车,一辆辆从车厢内卸下,入桩。每搬一辆车,杨红婷就要把感应轴保护套取下,放进车厢的一个铁篮中。

  重复的是相同的动作,往返的是不同的站点。8 :18 ,两人从杜集区特价局站点装上23 辆车,8 :46 ,两人将23 辆自行车卸在老淮师大站点。9 :13 ,开渠广场站点装车23 辆,9 :42 ,科苑小区站点卸下。10 :33 ,渠沟花鸟市场站点装车,11 :06 相山路原市委党校站点卸下。淮海路老市政府站点、盛世商贸城站点、古城路柳暗花明站点……时间很快到了中午1 点多。街道上随便买点饭垫补一下,将转运车开往纺织厂仓库,下午2 点准时交班。早班结束了,下午班的同事们将从下午2 点一直工作到晚上9 :10 。

  据了解,目前我市公共自行车借大于还,使用率极高,在淮海路共有13 个站点,每个站点平均40 个桩位,每天有3900 辆缺口。目前公司有转运车12 辆,每车每个班配2 人,每辆车每次最多可装23 辆自行车,遇到交通高峰期间,转运一次需时1 个多小时。“我们希望市民能把自行车尽量往上存,这样更方便大家使用。”肖卫华说。

  仓库维修员:力争干净舒适安全

  下午2 :30 ,43 岁的刘艳芬就来到原纺织一厂大院。厂区西侧一个院,就是公共自行车仓库和维修车间。作为一名女修车工,她对公共自行车的每一个零件都非常熟悉。自从2015 年从纺织企业下岗后,她就“跨界”从一名纺织厂挡车工变身为一名普通维修工。

  “这是车闸坏了,前后闸都坏了,你看这闸都没用了,骑着肯定不安全。”在维修车间,刘艳芬指着正修的一辆自行车说。由于淮北老城区依山而建,北高南低的特殊地形,市民从北骑自行车南行,基本上不需蹬车即可迅速行进,往往需要频繁使用车闸刹车。而从南向北,属于上坡骑行,须用力蹬车。因此,淮北的公共自行车自然损坏率也远高于其他城市,尤其是以车闸和脚踏损坏为主。统计表明,外地同样的公共自行车,前闸使用周期一般为8 个月,后闸一般为16 个月,而淮北的车闸有时一个半月就磨完。

  为了保障市民的骑行安全,平常有专人巡检各个站点的公车自行车,检查损坏车辆并及时维修。转运人员发现车辆损坏后,也会现场维修。如果巡检和转运人员现场维修不好或需要更换零部件的“病车”,则全部运送到仓库,由专门的维修人员进行“治疗”或“手术”。

  当然,送到仓库维修的车辆,并非全部是由地势原因或自然老化造成的损坏。“你看看这车把,这么粗的钢铁不是人为损坏,怎么可能断开?”维修组长徐东辉指着院子里一辆车把断裂的自行车说。在仓库院内,有数百辆公共自行车正在等待维修人员的“治疗”。有的车辆车座上被人为用刀划破,有的车辆车腿折断,有的车辆车篮断掉一边,还有的车辆轮毂弯曲变形。“刹车有问题的话,一般调一调拧一拧就好了,有些零部件已经损坏,就只能更换了。”举着刚刚拆下的两只看上去很新的车篮,徐东辉说,这样的车篮一般不会这样断掉,车篮载重有限,都有明确提示,可不少车辆的车篮因超载而损坏,甚至连车篮支柱也损坏。还有极个别年轻人骑车带人,直接坐在挡泥板上,一点不心疼车辆。他说,基本上维修车间每天要维修近百辆自行车,其中有不少是人为损坏需要更换自行车零部件。

  送来维修的自行车除了要完成“体检”和“手术”外,每一辆都需要“美容”。在仓库院中,记者看到维修好的自行车从维修间推出后,有专人用抹布沾着细泥浆擦试车轮和车身,把上面的油污擦掉,然后放入水池冲洗干净。经过一番“手术”和“美容”,损坏的自行车变得干净和安全。“我们自己脏点累点不要紧,要保证市民看着干净,骑着安全。也希望大家爱护公共自行车,像网上说的‘且行且珍惜’吧。”徐东辉笑着。(记者 冯冬梅 通讯员 小亮 实习生 徐礼丽 文/摄)

相关热词搜索:隐身人 自行车 背后

上一篇:郝玉仁:半生戎马保家园
下一篇:孙玉兰:舞蹈让生活更美丽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